如此会退缩到何种程度?静静守望还是截断时间,让我们永远呆在冰天雪地的冬天?是否一旦到达进退失据的地步,就不会再有轻松了?因为目标已经不一样了,要求也不一样了。有人想回到清醒的纯白的状态,天地宽广,仅只一人独行,内心开着淡雅之花,悲伤也只是似坐岸边,看流水带走落花。有人想回到梦中的甜腻的状态,让毒药般的依存粘住手脚,飞不起来。是否在内心走到了放任的地步,是否再无法去翻越这座自控的大山,不要再有理性,只让一团火放任不羁地燃烧?

燃烧有温暖,有美丽的火焰,却也有黑烟,它总会遮天蔽日,让自己看不清别人,也让别人看清我。有些词语限制了我,这些贬义的、似乎不应该存在的词语布满了我们的空间,你睁大了眼睛,也似乎躲避不开,要撞的头破血流。它们已经成了固定情节的烂熟故事了,只是用来证明我们努力的反面,这才是定义我们的无法面对的东西,这才是我们的勇敢无法克服的黑洞。怎么能让这狭义的词语固定了我们?无暇怎能黏附上如此沉沦的标签?它怎会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逃避?

是否总有一天会只剩下完全的空白,现实压榨了你我,情感会锁进牢笼,故意以荒芜充满四季。在某一个维度上,只要你走进那扇门,就会有一双手把它关上,那是结束后的回忆,更不用说还有你无法了解、与你无关的生活。相对于结束的延续,那要更多的放弃,放弃自己的面目,放弃所有的可能,放弃点点滴滴的过去——连它们也不再属于我了。停止即是结束,这是另一种灰烬般的结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