唠叨的人用嘘是制止不了的,我用手指放在唇上,都嘘了5遍了,她回了一句:嘘什么嘘啊,嘘什么嘘啊,老爸爸!还是自顾自的说话,说着说着口干了就想吃冰淇淋了。自从上次尝了冰淇淋的味道,就对它念念不忘了。是不是以前的冰淇淋都是给小狗吃了。

哎呀,好想冰淇淋。哎呀,好想冰淇淋。你看我一路走一路流口水,口水都能把自己滑了跌一个跟头,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?

我看了看天。天还没有那么热么,吃冰淇淋太冷了。

不冷,汗都出来了。

吃了会牙疼的。

现在不疼了,开始换牙牙就不疼了。

嗯嗯嗯,肚子疼。

哼,我的压岁钱呢,几千几万块的压岁钱不能买一个吗?

再不买就会引起大事件了。答应了去买,进去了,还在门口伸头张望。

走了一段路就好饿啊好饿啊嚷嚷。要吃什么呢?

你说呢?

饭?不是。

面条?不是。

汉堡?

有一点想吃,但还不是。

那是什么?

她转过身,认真地说,又想吃冰淇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