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秋后,突然爆发了一场苍蝇灾。苍蝇黑压压地飞在空中,到处都是,好像世界突然变的适合它们生长了。它们停在桌子上,椅子上还好,但它们肯定是要跟人面对面的,停在了人的脸上,停在了鼻子上,停在了胳膊头发眉毛上,钻进鼻孔里面去,用毛茸茸的脚去挠人。甚至在张嘴说话时,它们似乎要钻进人的嘴里去了。吃饭的时候,也会有两个苍蝇纠缠着落到饭盆里,它们追逐嬉戏,如胶似漆,已经到了要别的物种来欣赏的地步了,但这个舞台有点不适合呢。

它们轻盈灵巧,徒手是拍不到的,要用专门的工具。简陋的就是苍蝇拍了,高科技的用会啪啪闪电的电拍子,严酷些的关门用药水喷,传统点的方式是粘苍蝇纸。苍蝇落到上面开始还很开心,等抬腿的时候,就抬不起来了,挣扎着直至全身都被粘在了纸上。可是这些方法对于蜂拥而出的苍蝇,都没大成效。苍蝇还是飞空中,并排停在你的眼前,仔细地搓着两个细细的前腿。人们建立了专门的机构灭蝇小组,去垃圾房,去下水道,去臭水沟去找它们滋生的老巢,这对于没有放大镜的,没有专业知识的业余人士来看说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人在与苍蝇的斗争中败下阵来,现在,大概人也已经失去了和苍蝇作战的信心了,任意它们跳着舞在空中,落到每一个人的脸上、身上。人的承受能力也提高了,见到一丛丛的苍蝇也不惊讶了,只是不厌其烦地赶着,不让它们打扰到说话,吃饭就好。

苍蝇什么时候灭亡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