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街几乎都没有变,相同的景点,相似的路线,还有同样拥挤的人。河里穿梭着一条条的船,路边店铺内是拙劣的工艺品,字画刺绣,还有一家家卖着蹄膀的饭馆,让整个镇都弥漫着一股肉香。如果张老爷或沈老爷复活,一定会奇怪竟然有这么多人来到了他们生活的地方,扰人清净。

人们走马观花,钻进一个个古老的幽暗的房子,匆匆的来匆匆而去,好像只是来接一下地气。闭上眼睛,似乎有一个人在这阴森的屋子里行走,细微的悉嗦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大,但也仅只是影子而已,这被后人重新装祯过的房子,规矩摆放的座椅,挂着的字画,只是一个复古的绝佳场景,供人附会一下当时人的生活罢了。你已经体验不出几百年前在这里面的人是怎样的心思了,也想不出古时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活。他们是否也有平淡的日子,看着日光投在天井里,又慢慢移走,看着门檐上的花盛开,又谢了;他们走出大门,行走在石板街上,伫立在河边,看着稀疏的雨滴落进了河水中。

古之所以能吸引人,大概是它意味着闭塞和缓慢,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却也没有这么多的欲望和烦恼,大多数人只是追求最简单的生活目的,在一个小的范围内终老。当然这是现代人的主观臆断,古镇就是以此迎合着充满这些思古幽情的现代人,制造一种浓重的阴影,让人身处其间,就会莫名地生出一种旧日重现的幻觉。他们特异来找缓慢悠闲的感觉,见到穿一身蓝印花布衣,扎一条头巾的老妇人纺着布,或者几位皱纹深壑似的老婆婆坐在那儿做绣花鞋,就会让自己痴呆几分钟;或者等到街上人已稀少,就从老旧的房子里走出来,慢慢地踱着,似乎自己就是一个古代的公子小姐,要去赴花前月下之约。

咦,哪儿来的猪肉香啊?此时,有人就借人推猪说:如果猪会做梦的话,周庄大概是梦魇之地,一梦到周庄,猪们就会浑身颤抖,恐惧不已的。所言甚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