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独裁者的脑袋都是由屁股决定的,他们能爬到顶端,想来智力不差,权术更是了得,内心里大概也知道好歹,有时看着也显出精明的神气。如金三宝,也见识过外国的生活和制度,刁蛋蛋,会报书名,说些法治啊,民主啊之类也很有见地,但是一旦坐到龙椅上,众人之上一念起,生杀大权在手,随心所欲也就成常态了。如果有人触忤龙鳞,不要上峰言语,自有察言观色的鹰犬如狼似虎地奔袭而去,及至现有三宝把一个国治的民不聊生,收获的除了自己一个胖胖的核弹躯体,剩下都是民众瘦弱的菜色脸,——这个自然也可以当作英明统治的证据的。蛋蛋也步我毛威武的后尘,成了神通广大的自大狂。相对于三宝低层次的召集十几万人集会喊口号,到处视察指导养鱼养猪,蛋蛋把独裁统治方法论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新词层出不穷,讲话都是重要的,重要到要组织学习才能领会。在外一投千金收买小弟,树立虚大强盛的形象,虽然遇到事情还是只会色厉内荏地耍嘴功。对内与民争利,搜刮无所不用其极,却推卸应承担的责任。控制网络,堵住人的嘴,禁止无故唉声叹气,辅以喉舌摇旗呐喊,大鸣大放。再加上“烦我者,不管多远,给我拿回来,关他几年”的气概,及至现在把偌大一个中国弄成铁桶一个,大家除了赞歌,只能闷声当奴隶,简直是一统天下,可喜可贺。

对于党魁来说,中国往哪儿去,应该是一个很明确的答案。光鲜的巨船还要航行,船长还是当仁不让的,没有了船长,据说船就要转向触礁沉掉。但如有人站出来要来当船长,换一个光明的方向航行,就要祭出阴谋颠覆的剑枪了。这船看起来金碧辉煌,高音喇叭时时夸赞,船底却有一帮人在死命堵漏洞。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,他们把自己变成了神明,催眠了众人,虚构了一个梦,一船人跟着神明走,才能到达梦的彼岸。

被这样的船长统治,是中国最差的选择。国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,付出比正常国家大得多的代价,却麻木不知。如果有人问我爱不爱国,我不爱,不仅不爱,我还要诅咒它,诅咒它尽快解散灭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