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在陷阱里。各种关系和不同观念织就的陷阱,反正常思维的陷阱,只有踩着同流合污的台阶才能一点点爬上来。可是这样的爬姿太丑,对于完美者来说似乎那是另一个陷阱。

陷阱有险恶的,也有温暖的,有坚硬的,也有柔软的,无论哪一种,都是情感上的缺陷,思维上的短视,是他人或自己的眼界造成的困境,险恶是被抹黑和构陷,在里面黑暗无边,陷阱边坚硬光滑,也没有能探头可助的人——他们要么已经全部跑开,要么围观着说些似是而非的话。温暖是被一张网兜住,被一团柔软绊住,被一束光探照着。摇摇晃晃,四处着不上力,身边杂草丛生,树林遮天蔽日,搭救的人束手无策,这陷阱舒适却也是束缚,是一个人自由的损失。

依赖别人的决定会让人不安全,这非怪权术,也与三十六计无关,而是人之天性。人受命运的控制,一日日的例常看似遥遥无期,实际无时无刻不蕴含着危机。忽视,等待,还是自救,却也没有一个最佳的选择。当时的决定可能换来的只是一个不后悔,等到终于逃脱了陷阱,却总是新旅程的开始,它是一个节点,无论是磨难还是机会,不能延续。

陷阱是来捉猎物的,有利才会费尽心机设置机关。自己给自己挖陷阱要么是愚蠢,要么是为了保护脆弱的自己,似乎自己蜷缩在没有退路的陷阱里,听着外面猛兽奔跑吼叫的声音,就是安全的。可是暗无天日的躲藏是生命的消耗剂,他会失去奔跑和飞翔的能力,只能躲在一个个陷阱里说着隐秘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