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早就成为这个样子了,无论你变成如何出乎人想像,你还是那个逃不脱的样子。只想逃避,只想安逸,只想通过个人的经验来说服自己,只想守着些什么,像一棵树一样默默生长着。或许你看管着的不是属于你的丰富的东西,更有可能是空虚,但你看着它无形的样子,似乎也能从呼吸中获得宁静。

在风雪中行走的时候,远方是寒冷的,没有这么亮,没有这么温暖;在秋天的田野中奔跑的时候,它应该是平静的,是有着绚丽色彩的。人们也用各种猜想来描绘它,来让人渐渐符合所描绘的样子,但他们不知道它是未定的,是带着野兽的表情的。它们似乎在思考要一口吞下你,还是跟你玩上一段时间后,在慢慢把你一口一口地啃掉。事实上你也感受到它倒勾一样的舌头在舔舐你,看到了它长长的牙齿,看到了它凶残的眼睛,你用尽全力也摆脱不掉。

是机会眷顾太深的缘故吗,所以后来,他要拿走幸运符,他要让你把旅程的苦难都体验一遍。但你无法完全投入,不然你就不是原有的样子,也不是现在的样子。你不希望有人注视着你,你甚至想让那个主宰把你遗忘,把你丢弃。想要出人头地,想要万众瞩目是一个多么不好的习惯!这种虚荣心造成的巨大落差完全可能让人彻底投降。

我要回归到我想像中的样子,那个不是众口所勾勒出来的样子,而是耐心一笔一画写出来的模样。他依旧是孤僻的,依旧是躲闪的,依旧向内寻觅着那点光亮。